昨日渐暖

可悲的我

大学的前两年转眼就过去了 学习上没有什么好印象 倒是课堂上中性笔画的随笔画让人记忆犹新 没有画画基础 全凭耐心画的 换句话说 教自己再画一次 是无论如何再画不好了


磁性撩人的前奏
悠扬烂漫的副歌
痴迷她的声音之余
更欣赏那种少有的
纯真随性的性格
她是这世上
独特的存在
就连她的名字
也仿佛散发着
野花的芬芳
她叫
藤 原 樱